乐虎国际

全国免费电话:
0371-55809258

COTACT US
联系大家

绿城搬家

电话:0371-55555281
手机:15517180959
免费服务热线:
0371-55555281

郑州城中村拆迁:40万郑漂大迁徙 多人逃离郑州

出处:绿之城       人气:  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5-10-28T11:05:38

郑州搬家

       王文平又要被赶走了。乐虎国际

       前几天,他在网上看资讯,看到郑州又有6个城中村要被拆,40万人将搬离,王文平心里一震,自己就属于这40万人之一。

       如果算上这次,在最近4年内,他已经第三次被拆迁赶走了。

       四年被迫搬了三次家

       2011年,王文平刚刚毕业,只身来到郑州。他像很多“郑漂”一样,内心有着说不尽的抱负,想在这个城市有立足之地。

       来郑州前,父母担心他在外受苦,非要塞给他2000块钱,他勉强拿着。

       他想,自己刚到郑州,还没挣到钱,先找个城中村凑合一下就行。

       便宜,是他选择城中村唯一的原因。

       选了好几个地方,最终选择了胜岗村。

       “胜岗那时候一月房租180元,就一个单间”,王文平回忆,在他的第一个房间内,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桌子。

       他不介意房子的条件,“总算在这儿有了一个归宿吧。”

       但好景不长。

       两个月后,拆迁书贴满了胜岗的大街小巷。胜岗的人都在抱怨,“拆了往哪搬呢?”

       在不满与抱怨中,数万“胜岗人”开始收拾行李,准备“迁徙”。

       王文平说,他刚对周边熟悉,不想搬太远。挑了又挑,他搬到了附近的关虎屯。两个地方相差四五站,“房租每个月却要多花120元。”

       “虽然价钱贵了,但房子条件也好了。”在接下来的两年里,王文平买了衣柜、洗衣机、电脑……有一天,王文平突然觉得,家里越来越充实,“也越来越像个家了。”

      “小平,这里要拆了,你准备下,一个星期内要搬走。”一个周末的早晨,还在睡梦中的他,被房东叫醒。

       又是被拆迁赶了出来。他懊恼自己运气不好,搬到哪儿都会赶上拆迁。

       几天后,到了搬家的最后期限,他只能收拾东西。搬家时,他租了一辆三轮车,将东西全部放上去后,自己也坐到车上。这一次,三轮车驶向北三环以外的刘庄。

郑州搬家

周伟强离开了郑州

       40万人的“大迁徙”

       让他没想到的是,一年后的今天,刘庄也要搬迁。4年,三次被拆迁赶走,王文平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。

       “不想再搬了,也许该考虑买房的事了。”在闷了一口啤酒后,王文平下定决心。

       王文平和周伟强不认识,但两人住的不远,都在刘庄。

       刘庄将要被拆,王文平说他要买房,周伟强却说,他要离开郑州。

       10月19日一大早,周伟强叫上几个哥们,一起帮他收拾东西。

       “走了。”

       他一边收拾东西,叹了口气后才吐出了这两个字。收拾东西的过程中,他脸上显得很无奈。

       他要回老家安阳。“刘庄要拆迁,我也不知道往哪里去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2009年我到的郑州,那时候刘庄的房子一月才六十元钱。”周伟强吃力地将折叠椅放到车上,又扫了眼周边的房子说,“现在500元都租不到一间房。”

       咋就涨这么快呢?六年来,面对飞涨的物价和房租,周伟强渐渐撑不下去了,他说,他半年前便有了回老家的打算,这次拆迁让他下定了决心。

       这天下午,周伟强走了。

       今年年底前,郑州要拆6个城中村,刘庄、邵庄、高皇寨、沙门、柳林、杨君刘村,这几个村子里,蜗居着40万人,其中一部分,是从别的地方“赶出来”的,原因就是拆迁。

        这一次,他们又要被赶走,有的人被赶到了更远的郊区,有的人被赶回了老家,也有的人买房。

郑州搬家

一名住在城中村的住户正在搬家

       “郑漂”逃离郑州

       住在高皇寨村的刘海峰,也准备离开郑州。

       3天前,刘海峰听到高皇寨要拆迁的消息,这个消息对于搬惯了家的他来说,依然是个晴天霹雳。

       “听说这次附近的6个村都要拆迁了,再在城中村找房子恐怕就更难了。”

       在刘海峰的住处,一面白色的墙壁上面写着一些字,他说这是“前任”留下的笔记,桌子上放着中午打包回来的剩菜,一盏台灯,床上铺着一层薄薄的褥子,一床被子。

       “大学四年,毕业后又在这里混了四年,八年后却要离开。”刘海峰说。

       四年前,刘海峰住进了关虎屯。那时候年轻,不怕吃苦,每天早上6点钟就起床,赶第一班公交,坐两个多小时的车去上班。有时候两个烧饼,就能支撑到下班,晚上再坐两个多小时的公交回家。

      “往往到家已经8点多了,街口随便买碗面吃,就回家睡觉了。”

       没有过多的业余生活,每天枯燥的近乎乏味。“那时候我心里是高兴的,虽然只有不到三千元的工资,但是还是很有希翼。”

       刘海峰也挺喜欢城中村的生活。每天陪伴他的是小贩的叫卖声,夜晚酒醉人的吵架声,偶尔还有不绝于耳的夜半笙歌......

       “后来因为房东涨房租,我不得不搬到了枣庄住。”

        来到枣庄后,一切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依然是有点破旧的小屋,墙壁已经脱皮,桌子摇摇晃晃,每天早出晚归。

       “那两年,我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回家,怕爸妈会心疼我,我还骗他们说我在一个广告企业里搞设计,工作很好。其实,每天晚上睡在城中村那间小破屋里,就会很想家。”

       在枣庄住了不久,便接到房东的电话,说要拆迁,要他一个星期之内搬走。

       第二次被迫搬家的他,拖着行李,走在弥红灯闪烁的街道上。他突然觉得自己与这个村庄格格不入,第一次,他有了回家的念头。

       拖着行李,刘海峰来到了高皇寨。

       “来高皇寨将近两年了,其实在每个城中村生活都一样,但是我真的不想再搬家了,这飘飘荡荡、居无定所的日子我过够了。”

       说到这里,刘海峰显得有些落寞,坐在床边,点了根烟。

        当映象网记者问他,这一切值不值得的时候,刘海峰吐了个烟圈说道,“值或者不值,这不是重要。付出了所有的努力,想在郑州有个家,但是一直没有结果让人难以接受,既然如此,不如早点离去。”


郑州安全搬家就选乐虎国际,详细咨询

 
免费咨询热线:
0371-55809258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